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年了别再伤害自己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8:52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核心提示:一周年,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或许是真的自己打算放下了,亦或者是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不愿面对的事实。原本我以为一周年这天会过的很苦,可能是和三两好友,还有啤酒中度过;也或者是哭了很久很久,然后“赏”自己一盆凉水... 一周年,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或许是真的自己打算放下了,亦或者是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不愿面对的事实。原本我以为一周年这天会过的很苦,可能是和三两好友,还有啤酒中度过;也或者是哭了很久很久,然后“赏”自己一盆凉水。可是今天,我没有。很冷静的醒来,做每天都要做的事,认清现实的状况,投入到每天枯燥的生活中去。接受上班的痛苦,充当着廉价劳动力,和同事接着苦中作乐。

之前的任意哪天,只要想到他,我都是很痛苦,很纠结,很累。长这么大所有的泪水,几乎全部为他流了。我本不是一个悲伤哀怨的女子。可能这真是上帝跟我开的一个恶俗的玩笑。他是我一直不愿触及的伤口;他是我情感史上的第一笔,也是最骄傲的一笔;他是我这个可以伪装到很冷漠的人的唯一的弱点;他的名字,刷新我的泪点,和他之间的故事,刷新了我的笑点;就像之前有人说,总有一个名字,会让你从笑到哭。真的是这样。从分手至今已是整整一个年头,刚分手那会,整整哭了半个月。他的名字,他的信息,他的声音,甚至他家乡的地名,他的职业,都是我的泪点。也曾无穷尽的一次次刷新。我每天都会等他的电话,等他处理公司的事情结束后给我电话,等电话的过程中,我总会玩着小游戏和听着那段时间刚迷上的一首歌,以至于后来有时候真的想他了。半夜起来,听着歌,玩着游戏,安慰着自己,过一会他就打电话过来了,玩完这局就会有电话了。每天夜深人静,在室友睡觉后,我便卸下了伪装,会盯着手机,想着这个号码什么时候能打进来,等到眼睛疼时,我会心疼自己,好傻的姑娘,何必呢?对啊,我问过自己,何必呢?可是,真正的放弃一样东西有多难,谁知道?别人眼里多高傲的我,谁能明白我真正喜欢上一样东西的时候,注入了多少的感情,谁能明白?总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别人眼里,我总是闪光灯下的焦点,可是背后的落寞,谁知道?刚失恋的每天的每天,我都带着微笑去面对每一个人,是的,我努力的微笑,我不让任何人觉得我被打倒了。可是夜深人静时,那种痛谁懂?只有白天在忙碌的时候,我才可以短暂的忘记有些事和有些人,那段时间,我拼命用忙碌来麻痹自己,只是希望不要那么难受。第一次那么用尽全部力量去爱一个人,包含了我对未来的所有美好的想法。是的,破灭了。破灭的不止是我跟他之间的感情,还有我对爱情的所有憧憬。曾经有人问过我,像你这样的人,我们学校有人能入得了你的眼么?我回答,没有,一个都没有。他哪里知道,我整个人的心,都拴在了那个不在身旁的人的身上。室友曾经劝过我,你的身边不缺男生,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对啊,我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不知道,当初的我,不顾一切,在寒冷的冬天的晚上,只穿一件薄薄的针织衫蹲在阳台上哭了一个多小时,只是看着他给我发的“亲爱的,吃饭了”还有一张煲汤的图。他不知道,我在刚入冬的晚上,带着啤酒一个人坐在江边吹着冷风喝着啤酒,对我这种根本不会喝酒的人来说,是一次冒险,室友说我大概是想死的节奏。那是一种根本无法说出的难受。他不知道,我曾半夜跟基友聊着男朋友,但是心里太过于难受而半夜起来喝了一瓶啤酒。我这个从来不沾酒的人,跟他沾上边,我已经不晓得喝过多少次酒了。就好像是真的可以借酒消愁一样。结果只是愁更愁,那种酒后的难受只会更加想念一个人。还有很多很多逗比的事情,真的一点点的觉得自己很让人无语。我也没想过今天可以淡定到这个地步。曾经很多次我告诉自己,最后一次想那个人,最后一次为他犯贱,可是,到最后,贱是贱了,可是还不是最后一次。或许是自己真的明白了很多事吧,或许眼睛都心疼我了。或者是时间冲洗了现实,亦或者,是真正要接受这个事实。

一年,伤害自己忘记一个人,够了。一年,为了一个不再相干的人而那么痛苦,够了。一年了,或许,早已有了别人替我陪伴他走下去。不过,一切的一切,我终究还是已感谢的心态去面对和接受。一年里,让我知道自己有多软弱和无能;一年里,让我自己到自己的自尊心有多么的不堪一击;一年,让我从一个行为的汉子而变成一个真正从内心而想要汉子起来的女生。即便别人眼里我是多么的豪爽,洒脱,可是,自己远比任何人了解自己。

这一年,谢谢。

福建订制西装

滨州定制西装

赤峰职业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