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战争中凋零的那些花

发布时间:2020-07-13 16:32:52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1931年冬,日军占领了中国东北,此时,侵华日军的步兵第37连队的井上清一中尉新婚燕尔,正在雪中的大阪家中休假度蜜月,可归期已至,临行的中尉在蜜月的最后两日落落寡欢,两眼望着窗外的雪,这一切,新娘千代子都默默地看在眼里。

就在井上清一行将出征中国的前夜,21岁的千代子躺在丈夫身边悄悄地用小刀切开了自己的喉管,由于她下手不够利落,这个残酷的举动持续了很长时间,而她始终一声不吭,直到黎明前才默默地死去,鲜血溢满了榻榻米。次日清晨井上清一才发现妻子余温尚存的尸体以及她留下的军人妻子之鉴的长长遗书,我的夫君,现在的我正满怀高兴之情,我都不知如何表达我的高兴之情了,我将在您明天出征之前快乐地离去。不管如何,请您不必担心往后的事情阅毕遗书,井上清一未掉一滴眼泪,默默地收拾起行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挥手自兹去,从大阪军港踏上驶往中国的军舰。

千代子事件后,日本舆论媒介开始发酵,把井上千代子尊崇为昭和之烈女;两家电影公司以惊人的制作速度在极短的时间里,竞技样地将千代子的事拍成宣扬军国主义主题的电影《啊,井上中尉夫人》和《死亡的饯别》,从北海道到中国台湾、韩国接连上映,并将影片空运到侵华战争的前线军人中上映,皇后陛下还驾临昭和烈女井上千代子的遗德显彰会。而后,千代子的媒人安田夫人发起组织了国防妇人会,短短十年,国防妇人会成员由40 人猛增至1000万人,这是怎样的一个比例,那是上千万的家庭啊,上千万个的日本女人加入了他们侵略中国的后援。

在1933年春的喜峰口战役中,赵登禹将军和那些热血的军人们也遇到一个女人的难题,一个进退两难的事情。

那事就发生在赵登禹的大刀队集合起来,刚喝完临行酒,把碗摔碎,把一筐一筐银圆放在队列面前,任人随意抓起的时候。

赵登禹一条腿绑着绷带,他的手臂上缠着白毛巾,他看着大家的手臂,也一律缠绕着白色的毛巾。每人一把匣枪,五颗手榴弹,背后一把镔铁打制的大刀,红的穗子在雪地里发出暗紫色。这是一群年纪二十左右的农民子弟,如不是战争,他们可能都在家里娶妻生子。可是这片土地在落雪,寒冷从长城的那边过来,这片土地即将被蹂躏。

一场震惊世界的大战就要在今晚拉开帷幕,而傲慢的日本军人开始准备休息。熄灯号隐隐传来。雪下着,银圆上有厚厚的雪,酒坛口冒着寒气。

全军肃立,等待着赵登禹将军的口令。就在此时,有军人策马来到赵登禹面前,耳语了一下,赵登禹将军的脸色陡然生变。接着他凝视着将要出发的大刀队,然后让人带来了一个山村的老太太和她的女儿。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赵登禹嗓音沉痛地说:我对不起这里的父老,我们今天还没有接敌,竟然在我们队列里出现了这样的败类,我不杀鬼子,我要杀了败坏道德的东西。

敢死队员疑惑了,不知赵登禹将军在说什么。

雪夜中赵登禹将军的眼睛里,像燃烧着火,他说,就在刚才吹集合号的时候,我军的一个弟兄竟摸到民房里去祸害人家姑娘。才17岁的一个黄花闺女呀,日后怎么找婆家?刚才一吹号,那东西就跑了,那姑娘不敢说,她娘肯定地说,他就是我们手下的人!现在,他就站在队列中!

雪此时如结冰一样,空气凝滞,没有了呼吸。

姑娘拉着老太太小声地哆嗦着:娘,他没动俺,只是说看看,你一喊他就跑了!

站出来吧。你如果有母亲,就想想你母亲;你如果有女儿,就想想你女儿。要对得起她们。站出来,我赵登禹尊你为好汉。赵登禹双手抱拳。

雪霰敲在军衣上,沙沙作响。

那好吧。赵登禹冷笑一声,那就把上衣揭开,露出脖子。大娘说她姑娘把那兔崽子的脖子抓伤了。

刷的一声,赵登禹撕开了自己的领子。

这时,一个敢死队员扑通跪在赵登禹的脚下,人们不敢相信,去摸人家姑娘的是赵登禹的警卫员,赵登禹愣在那里,嘴开始颤抖:我竟瞎眼了,养了一个畜生。砍了!

警卫员才18岁,是赵登禹带出来的曹州子弟,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警卫员挥了一下泪,旅长,我没有害姑娘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什么?

晚上,就要接敌了,不知是死是活,我还没有见过女人的妈妈(曹州方言:乳房)。

妈妈?大家躁动一片。警卫员的妈妈这两个字无异于惊雷,在敢死队员耳轮旁炸响,赵登禹大骂:混账,丢人!

那母女俩也愣了。也就在那刹那,雪地里齐刷刷跪倒一片人,只有赵登禹和那母女挺立若石。花白的母亲拉了一下闺女,准备也跪下为警卫员求情,谁知那女孩,在人们齐刷刷跪下的时候,把棉袄的扣子解开了,把一层层的衣服解开了,在雪地里,人们惊愕的眼睛里,一对还未发育十分成熟的乳房羞怯地展露出来,敢死队员眼前一片眩晕。

敬礼赵登禹马靴一磕,两眼含泪,敢死队员齐刷刷敬礼,泪如雨注。

赵登禹将军心里清楚,若不是战争,这些战士,在家乡的唢呐里,不说个个能走进洞房,但决不会在临战的前夜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赵登禹一言不发,从跪在雪地上的警卫员身边走过,那母女俩扶起警卫员,眼睛望着将军。将军好像不敢看母女,胳膊往前一挥,前面,喜峰口在雪下苍灰色的轮廓隐隐在望。

他的大刀队开始在雪夜移动。

当晚,冰冷的大刀开始嗜血。大多数日寇在睡梦中未及还击,便纷纷被大刀片砍杀。日本一家报纸评论说: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第二天,大刀队返回,将军骑马检查部下,警卫员的尸体被抬着经过队列前,赵登禹敬礼,全体弟兄肃立。一阵哀悼的军号声响起来。将军吩咐部下将警卫员的尸体好生掩埋。然后沉痛地说:此役成败,不在弟兄拼杀,我们想想那大娘和姑娘。

将军着人为大娘送去银圆200块,可大娘与女儿已在门框上自尽。

抚州定做工服

山西工作服订制

宝鸡订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