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还要用多少眼泪来爱你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8:56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核心提示:她看上去非常的年轻漂亮,虽然夜色下的面庞苍白削瘦,然而她依然清秀而美丽。是那种轻灵的、文雅的、脱尘出俗的美丽。  然而此刻,她那黑亮的眼睛中饱满了泪水;清丽的脸上满是愁容。虽然她的爱一如既往地没有丝毫改变,然而那个占据着她整个心灵和情感的男人,却一直令她流泪流泪再流泪。  我不知道她还有多少眼泪能为... 她看上去非常的年轻漂亮,虽然夜色下的面庞苍白削瘦,然而她依然清秀而美丽。是那种轻灵的、文雅的、脱尘出俗的美丽。

然而此刻,她那黑亮的眼睛中饱满了泪水;清丽的脸上满是愁容。虽然她的爱一如既往地没有丝毫改变,然而那个占据着她整个心灵和情感的男人,却一直令她流泪流泪再流泪。

我不知道她还有多少眼泪能为他流,我不知道她的爱还能为他坚持多久。我只知道,生活是一把无情的锉刀,无时无刻不在削砍着爱的利刃,如果我们不小心维护,迟早有一天,她的泪会干,心会死,情会枯。

我只在乎你

199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他。那一年我19岁,刚刚毕业出来,在一家外资公司做财务。他比我大四岁,当时是一个出租汽车司机。我们几乎是一见钟情的那种,从看到他的那一眼开始,就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在我心中留下过任何痕迹。

我们的爱情遭到了我全家的激烈反对。我的父亲曾经是外交官,家里环境一直不错。我有三个姐姐,姐夫们有的在香港工作,有的自己做生意,环境也都很优越。我是父母最小的女儿,从小就最得父母的宠爱。爸爸年轻时是军人,脾气比较暴躁,三个姐姐小时候都挨过父亲的打,惟有我这个最小的女儿,父亲从来不舍得打我一下。小时候我很乖,加上长得漂亮,父母对我的未来,都抱了很大的期望,他们根本不能想象我会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谈恋爱。然而,从来都很听父母话的我这一次却铁定了决心。我爱他,不管别人说什么,为了他,整整三年,我没有和父亲讲一句话,最后差点要和家里断绝关系。

刚刚恋爱的时候,他真的对我很好。他总说我年轻漂亮,带出去令他在朋友面前很有面子。每天我上班前,他的车都会等在楼下接我,有时他还会给我买早餐。那段时间,也有许多条件比他好的人追我,香港的姐姐也不断给我介绍男朋友,但我从来都没动过心。

我们恋爱一年后,他就不开出租车了。我也不愿他开车,因为觉得开车太危险。他说要做生意,让我借点钱给他。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不到300元,他开口就要借1500元,我把所有的积蓄加在一起,好不容易凑够了1500元,二话不说就给了他。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我从没有在乎过钱,我只在乎他。

自我们恋爱后,我就打定了主意要嫁给他。所以一年后,我成了他的人。想不到和他在一起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染上了性病。那段日子我痛不欲生,他解释说他过去的女朋友有这个病,是她传染的。为了两个人治病,断断续续花了两三万元,打青霉素打得有了抗药性。这个病一直纠缠了我三年多,弄得我几乎绝望。看病的钱都是我出。实在没钱,我只好到处借。从那时起到现在,我一直处在举债度日的环境中。

爱他依旧

一直到了1997年年底,姐姐见我实在心意已决,便劝父母承认这门亲事。当时我在全家人面前说:“将来就算我跟着他讨饭,也决不后悔。”父母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我们结婚时,我的父母给了我20万元的嫁妆。当时他说要和朋友合作搞生意,我就把这笔钱给了他。自从不开出租车之后,他做过各种各样的生意,开过发廊、美容院、士多店、大排档,可是每一桩生意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我们的钱就这样流水一样地赔了出去。说实在的,钱花光我并不是特别心痛,我心痛的是他的自私和懒惰。生意失败后,他开始不务正业,每天出去和朋友喝酒赌博,帮他介绍工作,每次都是干不了多久就不做了。他总是好高骛远,总想找一个又清闲又体面、工资又高的工作,每当他去工作时,我都像过年一样高兴。其实我并不贪图他赚多少钱,只是希望他成为一个对家庭有责任心的人,可惜他的工作最多也不过做一个多月,不是他不满意公司,就是公司不满意他。

我们单位效益不错,我每月的工资有几千元,可我永远都生活在债务中。他总说:“你父母那么有钱,你姐姐给他们的钱,他们为什么不给我们。”他从来没想过,父母年纪一天比一天大,应该我们孝敬父母,而不是让父母接济我们。有时看到同学朋友们买房买车,看到同事买漂亮衣服,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可每当这时,我都会自我检讨,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庸俗的女人。不过就算是如此,我对他的爱依然没有改变。每次同事们去买新衣服,为了维护他的面子,我总会说:“我姐姐会在香港给我买衣服。”我不敢买衣服,不敢买手袋,永远过简朴的日子,以维持家中的开支。可他却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吃饭,在他眼中,朋友是很重要的,他必须时时维护自己在朋友面前的面子,可他从来没想过我的需要。结婚这么久,他从来没为我买过一朵花,一件衣服。有时赌博赢了钱,他马上为自己买衣服皮带,什么都要最好的,我也希望能把自己的老公打扮得漂漂亮亮,所以总是尽量满足他的要求。比如今年春节前,我单位发了奖金,他一听,马上说逛街去。结果那天他买了两千多元的西装、皮带等,却从来没想过问一问我要不要买什么东西。

不要问我为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他,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到现在,我一直深深爱着他。就算现在,想起他我依然会心痛,我知道我心中依然深深地爱着他。

为了我们的女儿

2000年,我们生了一个女儿。怀着女儿的时候,他对我很好,我心里感到非常幸福,觉得他终于懂事了。可是在我生下女儿还没满月,他就赌波输了一万多元。因为欠了别人的钱,他把手机的电话号码换了,家里的电话装了来电显示,有人来电话也不敢听。我怕他出事,只好到处借钱帮他还。几年来,仅仅是为了给他还赌债,我不知想了多少办法。一次无奈之中,我偷偷挪用了单位的公款,等发了工资再一点点补回去。我是一个财务人员,我知道我这样做的后果,但我没有办法,我总不能让自己深爱的丈夫被人斩死在街头吧。

父母有时很不理解我,一次我向他们借钱,他们说你工资不低,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点积蓄也没有。我不敢把真相告诉他们,我只是说,因为我的疏忽,亏了单位几万元,要自己出钱补上,其实我都是为他还了债。

我的公公婆婆也不止一次拿钱出来为儿子还债,终于,公婆无法忍受他的游手好闲,与他翻了脸。可公婆一直对我非常好,今年年初,婆婆曾对我说:“事至如今,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不会怪你。”我觉得他们是在暗示我离开他,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日子,不敢想象女儿没有父亲。

可是,我有了女儿,和过去不一样了。我可以跟他过苦日子,无怨无悔。可我想让我的女儿过最好的生活。女儿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前几天我跟他说,希望他找个工作,因为女儿上幼儿园又是一笔花费。可他说:“为什么她姥爷姥姥不给钱了?”有时候吵架,我会说出离婚的话。每当这时他会说:“如果没有了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他一这样说,我的泪水马上便会落下来,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年我遇到的不是他,我现在过的,会是什么样的日子呢?我不敢想,也不愿去想,因为我真的不想离开他。

我还有多少眼泪

所有的艰难,所有的苦,都不是我心中的最痛。他令我最伤心最痛苦的是,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发现他外面有了另外一个女人。

大约是去年8月,他常常和朋友到从化打球,夜不归宿。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以为他们一帮人在一起。那段时间我托姐姐给他在香港买了一部新手机,那部新手机的许多功能比如短信什么的,我都不会用。那天恰好外甥女来我家玩,无意中看到他的新手机放在桌子上,便拿起来玩。一个无意中,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发给他的短信,这才知道他每次去从化都是和这个女人一起。当时我觉得头一下子炸掉了,过去虽然受了许多苦,总觉得他对我的爱还是真的,可这一刻,我觉得我的世界完全崩溃了。我什么都可以和别人分享,只有感情不可以。我想到了死,可又舍不下幼小的女儿,我指责他,他只是说那是一个普通朋友,刚失了恋,他只不过是安慰她一下。那段日子,是我结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真正想到了离婚。可是他说他爱我,离不开我。后来我才知道,他托我姐姐从香港买了很多高级化妆品,说是买给我的,姐姐买来了,可我一件也没见到。我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那个女人,问她知不知道他是有太太有女儿的。那个女人轻描淡写地说:“知道啊,有什么关系呢。”

就算在那段痛苦的日子中,我还是没有办法离开他。我知道如果不是真的无路可走,我是走不到这一步的。我是一个感性的女人,我只有默默地流着泪,企求有一天他能幡然醒悟。我也看得出他是爱我的,他也离不开我。但我也知道,我根本不可能改变他。我并不是一个要求高的人,我只希望,他能正正经经找一份工作,我们一家三口安安定定地过日子,我便此生无憾。可是就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他都不能满足我。有时候,看着他抱着女儿亲热地玩,我也会感动得落泪。我常常问自己:我是不是一个虚荣的女人,是不是一个有了爱情还不肯满足的女人。可是,我可以过这样债务缠身的生活,我却不愿意我的女儿继续我的路。我希望她有更好的生活,受更好的教育。

每次吵架,我都很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逼他找工作,逼他做他不愿做的事情。生活,有时真的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想想我当年的誓言,想想我对父母说:“就算跟着他讨饭,我也绝不后悔”时的勇气,我真的感觉到生活改变了我。

我不知道我还要为他流多少眼泪,我也不知道我能够做些什么。我只是希望,他能为了我们的女儿,试着改变一下自己,试着去找一份工作,试着让我们过一种正常的、平静的生活。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因为我到今天还爱着他。可是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我还能忍受多久,我不知道我和他到底有没有未来,我看不到爱的结局在哪里。

看着她的泪在黑不见底的夜里飘坠,我的心在一点点痛着。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过她的泪,不知道他可曾为此而心痛。

她的执着令我惊讶,原以为生活的磨难和粗糙,总有一天会磨损她心中的爱情。然而她说十年来她对他的爱依然如昨,所以她的痛苦和灾难也就依然如昨。

如果开始本来就是一场错,如果爱的本身就是一场错,我们又能将谁来指责。

营口制作职业装

包头制作西装

通辽制作工服

西安职业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