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5-(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1:10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霁儿此回赈灾有功,确实让朕刮目相看!那鄞儿呢,朕若没记错,爱卿之前可是三番五次跟朕提议要立鄞儿的?”老皇帝反问起。

立储绝非儿戏,这些年,他一直明里暗里地观察着他的儿子们。多年下来,也就老大和老四,免强合他心意。

可老大恃才而骄,仗着兵权在握,对他这父皇有恃无恐,若是有一日老大反了他,也无不可知。何况老大的生母还是……

罢了,鄞儿确实不太合适储君。老四以前性子荒唐,终日不务正业,大婚之后倒是收敛进步许多,他对老四越来越器重,倒是值得考虑。

“鄞王文武兼得,是个难得的将才,可惜脾性不定,不太适合君王之德!”宰相很快给凤炜鄞下了定论。

老皇帝这回没有反驳,只说:“一切待霁儿回来再行定夺!”

宰相心里明白,老皇帝虽没有明确表态,但却在暗示要立凤玄霁为太子。他觉此番没有白来,老皇帝终于下决心要立储君了,感激涕零地道:“老臣恭候陛上圣音!”

凤玄霁在接到岳如霜的信后没几日后就赶了回来。

岳如霜的信表面看只是在向他问好,报平安,可他属下向他回报的全然不是这样的情况。

他了解岳如霜的脾性,不会无缘无故给他写信,而且只报喜不报忧的。

这封信从头到尾文绉绉地,倒像是她在刻意向他倾诉什么。他待救灾一事落实,便即刻赶了回来。

凤玄霁马不停蹄地赶至皇宫,未解下一身风尘,就跪在老皇帝的太华殿内道:“儿臣恳求父皇,让儿臣见见霜儿!”

老皇帝本以为他这般急着赶回来,是给自己请安的,没想到他一开口不是自己,也不是他的母妃,而是岳如霜。心凉了半截,厉声喝道:“混帐东西!她是反贼之女,你居然还敢去见他!”

凤玄霁敛目垂眉道:“儿臣有很多话要与她说,还请父皇开恩,让儿臣见见她!”

老皇帝自是生气的紧,可见凤玄霁执意如此,只好拉下面道:“你可以去见她,但即刻起,她将不再是你的霁王妃!”

凤玄霁一愣,他父皇打的什么主意,他岂是不明白。

凤玄霁对老皇帝的要挟,并未放在心上。

风玄霁只怪岳如霜这女人实在太傻,怎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将杜玫珠放出来,她是在逼他表态么!

她把他想得太好,然他也是有主心骨的,此回她怕是要算错一步!

凤玄霁两手素指攥得紧紧,轻搁在两腿间,磕头回道:“儿臣明白!”

岳如霜知道凤玄霁一定会来找自己,只是没想到他在见到自己后会这般的生气。

“你这女人到底想怎样?瞧,本王这一走,你倒把自己弄成这样!”凤玄霁瞧着她日渐凸显的小腹冷笑起。

岳如霜抚着小腹,唇皮扯扯:“如今东宫之门已为王爷敞开,王爷可以休掉我了!”

凤玄霁身躯一僵。他似乎从没想过要休掉她。明知她对他无情,却甘心被她利用,他也知道她就是商界女君金莫瑶,手里掌握着一个国家的经济脉搏。

此回救灾成功,全归功于她,若非她鼓动全国数万家商铺齐齐动员起来,为他在短时间内筹集款项和物资,他哪会这般容易将南北两方的灾患搞定。

他与她结合,归于一场交易,可是他却算错了自己对她的真心。他从没将这场婚礼当作一场交易,虽然开始他并未意识到,但婚后他渐渐发觉,他已离不开她,哪怕她是罪臣之女,他也不惜保她周全。

“休了你,你要如何面对世人?你腹中的孩子又当如何?难不成你想让他一出生就没了爹么?”

凤玄霁耐心劝她。

这些问题岳如霜不是没想过。她没有男人,孤独一生都没关系,可是孩子不能没有父母,她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如今看来,她指望凤炜鄞已不可能。

凤炜鄞直至现在都未同她明确表态,可是她又不忍心再害凤玄霁,凤玄霁对她的心思,傻子也看得出来。

“王爷的意思是?”

“本王愿意将他视作自己的骨肉!”

岳如霜一怔,“你……不成!”

“只要你不说,没人会知道孩子的身世!”凤玄霁知她在顾虑什么,紧逼着她道。

“容……我想想!”

岳如霜觉得这一切来得突然,她必须静下心来考虑清楚。

稍一会,只听她说:“那王爷将如何处理杜玫珠的事?”

“这个,你不用操心,本王自有办法,你只需答应本王就是!”

岳如霜没有点头,只愣愣地望向窗外,万千思绪在脑中缠绕交汇。

她觉得自己太过卑鄙,居然将凤玄霁的心算了进来,他这样等于是奋不顾身地护她周全,她不想欠他,这样让她良心不安。

“三天如何?”

只听凤玄霁道。

岳如霜收回神,“王爷既已回来,陛下不日就会再次提审我,王爷打算咬着孩子是自己的,让陛下对我网开一面?”

凤玄霁咂嘴轻笑。

这女人心思玲珑,稍一点拨,就已通透,果然不愧是商界女君。

“你只说对了其一,未说出其二!就算本王不提孩子的事,父皇也杀不得你不是?”

岳如霜面色一怔,凤玄霁倒是懂她,就凭她金莫瑶三字,狗皇帝也不敢轻易对她动手,不然她一死,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全然陷入崩溃中。她不想这样鱼死网破,尽量不要走上那一步,那也是她的最后一步棋。

岳如霜唇角弯弯,“王爷是想与我再交易一次!筹码,是那九五至尊的宝座!”

凤玄霁轻叹,经过这番事后,他似乎已不热衷那储君之位,甚至那让人想破头颅的皇帝宝座,他更在意她是否安全、快乐和幸福。

“你这么想也无不可!”

凤玄霁扔下话后,大步出了殿。

岳如霜柔弱无力地靠在榻上,纤指攥得紧紧。

没人能左右她的命运。她知道最后那番话伤了凤玄霁,可她明白,长痛不如短痛,她只是在告诫凤玄霁不要对她太好,于是拿交易与他说词!

---- 作者寄语:感谢各位支持,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

衢州室内烤漆铝单板生产厂家

汽油版勾臂垃圾车六盘水垃圾车制造商

家用小型除草机农田的必备选择

江苏东风天锦钩臂车电控操作速度快

ANNASUI包进口清关德国日用品进口清关门到门服务

清远市佛冈县专业代做投标书的公司标书收费标准

潮州净化工程安装

辽阳风力发电大弯头安装优势显著

内蒙古蓄水池钢模具蓄水井模具销售价消防井模具批发